饮食文化

河南种植户避免高温,夜晚采摘黄花菜

标签: 黄花菜 | 作者:jinxuan | VISITORS: | 来源:未知
16
Aug
2016


  灵宝市西阎乡西阎村的王少龙晚上9点钟开着三轮车,和媳妇一道来到了地里,车上放的5条蛇皮袋,是用来装黄花菜的。车上放一壶白开水,是因为晚上时间过长,休息时用来饮用和提神的。白天地上就像下火一样,热极了。此时,夜幕已经降临,白天的暑热已被凉爽取代,地里的野风吹着,甭提有多惬意。天上星星眨着眼睛,四围虫子唧唧的叫声,一浪高过一浪,夜静极了。他两口头上系好探照灯,腰上系好包袱。下到黄花菜田,在头灯光束的照耀下,就开始紧张的采摘了。直起身,一抬眼,偶然看见高速动车像一条火龙疾驰而过。整个田野黑魆魆的。不远处,地里的很多条光束一闪一闪的,还有很多农户在连夜采摘。

  他家的黄花菜地在高速铁路以北,离自己家有3里地。他家有2.5亩黄花菜地。夫妻两口每天从晚上9点一直要摘到早上5点钟,这时天光逐渐放亮,王少龙再返回将自己父母接来,继续将剩余的七八分黄花菜摘完。他两口可以回家休息两三个小时。这一晚总共采摘320斤鲜黄花菜。早晨8点多钟送到收购点上,要卖掉。每斤3.4元,这一夜全家人就是1088元的收入。一是趁天气凉爽好干活,二是如果不摘完,第二天花子开大了,黄花菜就不好卖了。

  王少龙今年46岁,他的父亲和母亲都是70岁出头的人了,身体不太好。他们晚上不能加班熬夜,再加上看不见,容易出问题。早上4点多钟起床,干上两三个小时,给儿子儿媳搭点手,全家齐动员。一直到中午10点左右,才能回家,吃上一口儿媳妇在灶上温着的热腾腾的早饭。

  11点钟王少龙来到黄花菜地,开始给黄花菜浇水灌溉了。他手里拿着铁锨,进行培土,以防水乱流。头顶上太阳火辣辣的,直晒得头皮发疼。他干脆把毛巾浸上水,搭在头顶。黄花菜正值高产期,水很关键。当然也不是天天浇地,每四五天浇一回就行了。下午1点35分,地浇完了。王少龙拖着双腿,脑袋昏沉沉的,回家去了。他心里清楚:赶快休息,晚上还要采摘黄花菜。这样夜复一夜,周而复始,要持续四十多天呢。

  又过了一天,乘他午休起来,记者专门到他家做了采访。

  “咦,装了空调了,变化不小呀。”记者说。

  “是的,花了2300元,装了一台空调。该享受就要享受,要不然,人没了,要钱干什么!”王少龙说。

  “是呀,身体是第一位的。”记者说,“晚上真的一夜不休息么?”

  “是的,前半夜还挺得住。一垄一垄的,齐腰深,采摘的速度也很快。后半夜,眼睛已开始打架。真想用个木棍把眼睛撑起来。有时间,花儿在眼前,手就是不听使唤。时间太长了,不知为什么,身子前后晃了起来,想控制也控制不住。不管咋说,钱眼里有火。时间一长,也就适应了。”王少龙说,“还有人身上出小红疙瘩。那就要把衣服穿严实一点。防止皮肤过敏。”

  “如果碰到下雨天咋办?”记者问。

  “下雨天,也要采摘。穿上特制的水衣水裤,不能停。”他换了口气说,“糟糕的是,一下雨,价格就要大幅度跳水。我采用的是自己在家加工。在门口支起的锅上,将新鲜的黄花菜放到锅里蒸制杀青。”他又说,“蒸黄花菜是个技术活,自己亲力亲为。蒸制的要点是掌握火候,火大了会太熟,火小了煮不透。这一小锅一小锅的,要蒸到下午5点钟左右,然后再撒开,进行晾晒。这样才能保证有一个好价格。”

  “黄花菜产量有变化么?”记者问。

  “每年的6月中旬到7月下旬,是采摘期。黄花菜出穗的高峰期在6月下旬到7月上旬。以后,采摘量会慢慢减少,工作量也就减少了。”王少龙说。

  记者还了解到:王少龙家的干黄花菜从不担心卖。近几年,他在淘宝网上开了一家黄花菜专卖店,成功实现了自己再创业。现在,他开的黄花菜淘宝店生意越来越好,已开始收购一些质量好的干黄花菜,对外销售。去年,淘宝店一年就卖掉1500公斤干黄花菜。今年,有望突破这个数字。

  近几年由于黄花菜价格持续走高,有一些在外打工者一到黄花菜采收期,就返回家乡。一到采收结束,把钱装到了口袋里,存到银行里,然后就像候鸟一样继续出外打工。

  和王少龙一样忙碌的,全乡还有11个行政村21300余名菜农。目前,黄花菜已发展成为西阎乡脱贫攻坚的支柱产业。单就这一项,今年给全乡就会带来6000多万元的经济效益。

  来源:三门峡生活网

相关新闻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专家团队 | 黄花菜品种 | 种植技术 | 加工技术 | 联系我们
分享按钮